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一切皆为孽缘

“我走了。”他带上黑色的帽子,离开正在阅读书籍的她的身边。
“嗯。”她无心的回答,手腕上逐渐变深的烙印被她藏在那本厚重的图书下。
“你不拦我吗?”他推开木门,那阶梯下是无尽的黑暗。
“我怎么拦的住你?”她闪烁的银瞳望着他,陈述着显而易见的现实。
她太过瘦弱,魔杖也被收走,即使想起身拉住他的手,也会被嵌在石墙上的铁链束缚行动。
他哼了一声,四处张望后悄悄从黑袍下拿出一根有些破旧的魔杖,塞进她手里:“我从我父亲那里拿回了你的魔杖,你可要藏好。如果你敢做什么对我不利的事,我到时候一定会动手。”
“好好,你说的都对。”她嘴里默念了什么,一把洋伞突然出现在她一旁,她将那根魔杖贴着伞梁收好。
“那我走了,需要我带什么吗?”
“不需要什么,亲爱的黑魔法师。”她打趣道。
“如果可以,”她声音一沉,“帮我找找我家的族谱吧。”
“哈?那种东西我怎么知道。”
“所以说是‘如果可以’啊!”

他们再一次见面时,已经是战火纷飞。
他站在学院的走廊时,她刚好下楼。提着她那繁密的裙摆,往大厅走去。
他要赶去支援,表示家族对王的忠心。
她要奔向校外,等待着她的巫师已经到来。
两人擦肩而过。

“好了,我会帮你找找。”他要下楼离开。
她的银眸微闪,她又启唇。
“下了阁楼,不要回头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她又低头,又透过地上的污水瞧见他的离开。她眨眨眼,那污水中是一片狼藉的地面。
她正躺在那片废墟中,生死不明。她又闭了下眼,只是浑浊的雨水而已。

“你会死的。”梦中有人喃喃道,“在你下次帮助男孩的时候,你就会死亡。”
“嗯。”她轻轻地回答,回想起图书馆、学院以及他们一起渡过的那些劫难。那个男孩依旧是金色的头发,还有那欠揍的态度。
“早已明了的结局,多帮个忙没有关系。”

最终他们还没告别,她就死去了。
她握着那把伞,看见男孩死命地摇着,有些无奈想去推推他,叫他停下。
可是指尖却穿过了他的身体,她只好又伸回。她低下头,用沉闷的语气说:
“抱歉了。”
幸好我已经逝去,不然或许连你都会被拖进这无止境的循环。
世界永远定格在那刻,只有她能再行走。
她感觉自己被往外扯,逐渐要被吸进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
她疲惫地闭眼,放弃了挣扎。手中的那把伞散发着无比闪烁的光芒,将这世界的色彩全部吞噬。
谢谢了。

许多时候,让我们放不下的,其实并不是对方,而是那些逝去的共同回忆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