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真人向长篇向】只因为你-第四章

冷,不想打字。。

“小姑娘,今天又来啊。”店铺老板看见那孩子和平常一样推开店门。拿着围巾包住鼻子,只露出那双灵动的双眼,对他小心地招招手,就坐在柜台前,看着自己忙碌于客人间。
真是一个温柔的孩子,他将热可可送到她面前。她道声谢谢,捧着细细喝下。
她就这么看着窗外的行人,问过她的监护人是谁,她只是随笔带过几句。
她的监护人挺忙的啊,不担心孩子不见吗。
在客人间穿梭,一直到了店要熄灯了。这时那孩子已经在朦胧的灯光下睡着,他只好坐在她对面,等着她的监护人送她回家。
“叮铃~”当店主已快睡着时,门上的铃铛与门轻轻地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,随之寒冷的空气肆意地袭来,使他突然清醒。
“啊?店关门了。”他揉揉眼,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他面前,神色严肃谨慎。
那少年摘下头上的帽子,深深地鞠躬:“谢谢你对她的照顾。”
“诶?你是她的监护人?”他震惊地站起,仔细地打量这个少年。那少年点点头,摇了摇熟睡的小姑娘。
“你来了啊......”小姑娘从椅子里下来,对着店主点点头,瞟了一眼身边的少年,也鞠了一个躬,“谢谢招待。”
“好了,走吧。”少年握住小姑娘的手,戴上帽子,走向店外。
两人瘦小的身影,被路灯拉的越来越长。

过了许多年,店主依旧见到那个女孩,她时而是望着窗口,或是埋头睡觉,直到那个少年来接她。
可后来,那个女孩似乎消失般地不再来过。
直到哪一天。
“叔叔。”那女孩已经长高,幼稚的脸已经变得成熟,“以后我不会来了。”
“啊?怎么了?”
“要搬家了。”
“去哪里?”
“不清楚,只是家里人安排好了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他擦拭着杯子,抬头看了眼那女孩。她眸光随昏暗的灯光流转,说不清的韵味在她身上散发。
或许有什么事了吧,他想着。抽空调了一杯鸡尾酒给她:“来来来,尝尝看。”
“哇,谢谢。”她有些惊讶,咬着吸管,“这是你第一次邀请我喝酒。”
“今年你应该成年了吧?”
“哪有,还有一年多。”
“唉,人老了,记性都不好。”女孩转了转杯子,望着台灯发呆。最后,她喝完饮料后,付了钱匆匆离开。
“好久没见那女孩,都长大了啊。”店里的常客感叹道,“年轻真好。”
“嗯......或许吧。”店主深思道。
那个孩子一个人走了啊。

她站在路灯下,被整理好的碧发在风里散开,她似乎在执着什么。
走一步,又退一步。这么循环着,直到自己冷到僵硬。
“安特库,你等一下我。”
“像我们这种脆弱的人,除了勇气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她自顾自的说着话。
是这种语气吗?
是这个样子的吗?
完全学不来啊,她无奈地摇头继续前行。
垃圾桶旁掉落的牛皮纸上,图上的女孩在微笑着。
“法斯法非莱特,悬赏$3240000。”
“背叛者。”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