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真人长篇向】只因为你-第二章

冬巡组真的很好吃啊qwq

法斯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地看着蹲在地上的安特库为自己取出子弹头。
安特库熟练地取出擦干净将它丢进垃圾桶,拿起手术针穿过她的肌肤。
法斯的眉紧紧地皱着,双手停不住地颤抖。安特库瞟见她的细微动作,他停下,敲了敲她的头。
“所以说,下次还敢自己擅自乱来吗?”他从桌边
“事情紧急,没办法啊。没关系的,这样就好。”她抱紧枕头,尽可能地止住溢出嘴的尖叫。安特库拿起一旁的安眠药已消融的矿泉水,塞到她手上。安特库严肃地说:“拿去,喝了,大晚上乱叫是扰民的行为。”
她点点头,像个乖巧的小动物般坐着。安特库继续埋头,做最后的缝合。她细心地捧在手里喝,还未散去的暖意从胃里蔓延。她迷迷糊糊地盯着安特库,嘴里念叨着:
“安特库琪赛特......”
“我在。”得到回复时,她张了张嘴,但并未出声,嘴角是说不清的弧度。
安特库剪掉最后的缝合线,擦了擦针。接着把轻轻呼吸的她抱起,放回她房里的床上。打开暖气,给她盖上被子,再准备一杯水免得她口渴起身乱动,接着他走出房间时,又走回正在熟睡的法斯身边。
那孩子虽然大了一岁,但对威胁时的情绪还没办法好好掌控,必须要再训练。他无奈地摇摇头,但目光是他不知情的温柔。他揉了揉那熟睡人的柔顺发丝,接着迅速退出屋里。在沙发上,继续打着日常生活的报告。

清晨,法斯拿着《宝石的历史》遇到了金红石医生。露琪尔小姐拿着一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,法斯招了招手。
“早安,金红石。”
“起得很早啊,一夜未眠?”
“啊,没有没有,只是安特库前辈醒了嘛。”
“这样啊,那多谢谢他,我终于睡了个好觉。对了,你没拿高浓度的麻醉剂怎么可能做手术?你的体质,一般的麻醉药和安眠剂是没有用的。”
“啊,没关系的啦。那种痛不算什么。”
只要能得到那点安慰,就好了。
这件事可不能让他知道呢,她愉快地哼着曲子,往宿舍走去。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