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真人向】只因为你06~08完结

休息两天我又跑回来了,日常吹冬巡组!它们那么好!
其实暗藏一些第二篇be的伏笔,你们可以试着找一下,祝你们看得开心!
emmm渐渐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。。。

06
醒来时终于没有因麻醉而难以忍受的疼痛了,她揉了揉手腕,锁铐已经被她藏在喉中的开锁器打开,她在思考如果在他们接吻时把这个东西吐进他嘴里,他会有什么反应。
她从床上站起,凌乱的吻痕出现在镜子上让她愣一下,然后立马将衣服披上。
或许会像这样被再折腾三四回,安特库看起来本像个禁欲的人,没想到这么冲动。她从桌上翻找着东西,拿了一把刀就匆匆离开。
必须早点离开,安特库脑子可能被夹了不太清晰,要不打给精神病院看看?她又看着座机难以抉择。
最终还是拾起座机,拨打着那个打过无数遍的号码。
隔了三秒后就接上了。
“法斯?”
“嗯,我。”
“很快嘛,我以为你会晚点解开。”
“我还以为你会在锁里装上炸弹,搞得我差点吓死。”她从耳边这冰冷的东西听见他无比温暖的声音,这种差异又一次让她怀疑这个人的真实性,以及他们已经相隔万里的地位。
“是嘛,那么你现在准备怎么样呢?”安特库肩上夹着电话,瞄准着即将冲来的月人。
“啊,我是来道别的。”“嗯,我知道。”
“无论你怎么纠缠,只要我能逃走就会逃走。”自从她自己选择在厕所中对准自己时,月人已经把她抛弃了。
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值得让自己交换了,大不了变成双方的枪靶,然后暗中帮助家族他们清理威胁也是可以的。
“你能逃去哪里?英国,巴黎,东京,西藏还是哪里?”自己准备好的路线被他一字不差地念出来,她也格外地平静。
本来清理掉的购买记录还是查出来了,安特库到底做了多少调查啊。她回答道:“居然被你知道了。”
“你那些小伎俩我还是很清楚的。”
“前辈真厉害呢~”
“法斯,留下吧。”她本准备挂掉电话时,那人又开口。
“我会安排新的住宿给你,等事情过了你就可以回来,我可以解释。”安特库等着那头的回答,可迟迟没有回音,“法斯,你去做什么了。”他盯着手机里的GPS定位并没有移动。
“啊,抱歉,抱歉。”她急促的呼吸声传回电话中,“这里出点事。”
“你们的死对头正在窗口看着我呢。”

07
安特库再回来时,房间里只是一片狼藉,血迹斑斑。
虽然大多数东西都被砸碎,但书桌上的东西却并没有被弄脏。
只是多了一颗血染红的珍珠留在了上面。
法斯要么离开,要么被带走。他很冷静,开始给家族发报告。
只不过,他注意起自己的双手。
怎么无法停止颤抖呢?

“呐,这里有点忙,所以我闲话少说。”
“安特库,我们已经无法在一条战线上了。”
“我炸毁了老师的办公室,还造成一部分家族成员受伤,这些都足以让我难逃死亡。”
“月人也不可能留我活口,因为我知道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“前辈你不用再护着我,我已经长大了,有自己的分寸。”
“而且,”她顿了顿,“在你‘死去’的时候,我也过得很好。”
没有接受过那无法表达的情绪,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的仇恨他们。
一年又一年过去,思念却越来越深。已经被磨炼成可以一个人战斗的怪物,多一个人反而感到缺少什么。
他们,都不是你啊。
“安特库,我一直仰慕着你。”
“你过于强大,让我将你视为目标。”
“当你因为我的失误而被夺走,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慌。”
“在书本中我明白那是名为,喜欢。”
“我,喜欢你。”一声枪声响起。
“但是,再见啦。”电话猛的挂掉,只剩下“嘟嘟嘟”的回音。

08尾声
九个月后,安特库和同伴们解决掉了月人的核心基地。
而如今,他正在冰岛,度过一个短暂的假期,或是称为处理月人的余党。
“咔擦。”果然还是最熟悉的东西适用于手,他拿着长刀割掉了一个试图逃跑的月人,擦了下长刀便走出巷子。
楼上突然传来如玻璃瓶碰撞的声音,他立即停下,拿着枪指着。
“是谁,马上下来。”
一丝碧色的发丝在月光中闪烁,那人从黑暗中出来。
“居然被发现了啊。”她微笑着,往下看着那人正注视着她。
“我以为你不会发现我呢。”自己挡住了月光,他的影子有些模糊。在那段独自一人的生活时,她每日必定思考的是,为什么她能坚持着完成那些任务。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只因为你啊

评论(7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