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冬巡组真人向】只因为你01~03

冬巡组,又是我!我又来了,一时兴起,就说要写这篇,所以就无可奈何要赶完。
bg向,依旧是安特库男,法斯妹子,混入一部分原著,略剧透,抱歉抱歉【吹爆安法,他们太好吃了qwq】此处宝石名都为代号
故事背景为城市里,月人与宝石人是两个对立的家族。法斯成为月人的卧底,被宝石人发现一路追杀,本是为了夺回安特库的她,却并未想到安特库已经回来了。

01
夜晚,异常闪亮的蓝色在黑暗的小巷里格外的醒目。
从深处,传出清脆的高跟鞋与地板接触的声音,一个女子走出来。她手里捧着一个玻璃瓶,里面的液体微微摇晃,在月光照射下有奇异的光彩。她从毛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烟,用打火机点火。
“呼......”她深深地吸了一口,当她正放松时,楼上有一束银光闪过,她侧身一躲,一只箭笔直地定在地上。
“圆粒金刚石吗?”她把烟熄灭,塞进墙的缝隙中。
一个人从楼下落下,枪直直地指着她:“磷叶石,到此为止。”
“哦?什么?”她笑着,并不恐惧那对准她的额头的枪口。
“你背叛我们,投靠月人,不知悔改,还反手伤害我们。”圆粒金刚石死死地瞪着她,这个比他们弱到不知道多少倍的家伙,已经一次又一次地逃脱出他们的掌控,这次他必须把她带走,不管用什么方式!
“这样啊.......”她玩着染成深蓝的头发,那只银白的眼睛闪亮却毫无神采,而另一种带着蓝色美瞳的眼不知思考着什么,她又微微笑了下,“很抱歉,今天太晚了,我累了先离开了。”
“等下!”她转身躲过第一枪,而碧绿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小巷,圆粒金刚石根本看不清楚。
“对不起。”她突然出现在圆粒金刚石面前,拿着路边的啤酒瓶狠狠地砸下去。
然后,悄悄离开。

02
“老师。”圆粒金刚石脸上贴着一块纱布,“她又逃走了。”
“嗯。”老师依旧站在手术台上,“她怎么样。”
“很好,过得非常好。”圆粒金刚石加重这句话的语气,“那我先离开了。”
“嗯,好的。”圆粒金刚石关上门,老师的手术刀还在那张脸上划动,最终停止。
躺在病床上的人缓慢地睁开眼,眼里如冬日的天地,清澈见底。他尝试地张开嘴:“老师”
“感觉怎么样,安特库。”老师扶起他的身体,“被关在营养池的身体还好吗?”
“没有问题,老师,一切正常。”他戴上工具台的手套,他身边的气氛几乎要冻结,他的脸上逝过一丝纠结,“请问一下,法斯她怎么样?”
本在收拾器具的老师停顿了下,将桌上的绿色发丝扫过运输垃圾的管道中。
“法斯,她背叛我们了,投靠了月人。”
正将进入更衣间的安特库握紧了拳头又松开,他努力克制住不知从何而来的怒火:“那请让我来抓住她。”
“嗯,好的。金红石,你可以进来了。”老师从传播器里嘱咐道,“翡翠会把她现在的消息发给你,今天就先休息吧。”
“是的,老师。”突然,安特库拉开帘子问道,“老师,我的刀不见了。”

03
磷叶石混进了立冬的最后一班火车,已经很晚了,想必家族的人今天不会再继续追了。她故似漫不经心地坐在了别人刚离开的座位上,眯着眼睡一会儿。
一个用围巾遮住脸的男子也坐了下来,他撑着脸看着这个逃犯,手枪在口袋里已经上了弹,只要她敢逃跑,就会毫不留情地射在她的大腿上。
背叛家族的人,都是有罪之人。
他瞟着她微微张开的嘴,和没有支持的身子晃来晃去,不知为何叹了口气。
没有察觉上车时被装上的定位器,没有随时的警觉,也没有随身准备好武器作战。
还是和当初一样弱的一塌糊涂。
算了,先看她要睡多久吧,蠢货。
钟终于转到了凌晨,当困倦的查票员扯着喉咙在前面的车厢喊着,磷叶石终于醒来,捂了下眼往厕所走去。南极石也默默站起,跟在其后。
磷叶石要关上门时,南极石瞬间拉开,挤了进去,锁住了门,同时掏出了枪对着她的额头。
“法斯法非莱特,你最好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。”她的双眼并无波澜,似乎随时会被爆头的人不是自己。接着,她迅速握住那把手枪抵在心口处开枪。
“咔擦——!”并不是子弹,而是麻醉剂。
“噗,我以为是子弹呢,安特库其赛特”她的语气好像在嘲讽着自己的这种行为,“真没意思啊,我以为你才不是那种矫情的人。”她的视线渐渐模糊,然后变成一片迷茫。她坐在了马桶上,昏睡了过去。
安特库还在思考着她的这一系列奇怪的行为,可看她那蠢样,还是摸了下她动脉是否是睡觉时的频率,绑住她的双手双脚,把她背了起来。
“还是那么蠢。”他这么说,却还没发现那人已歪起了嘴角。
“你还是对我这么好啊,小南极石~”她的手从口袋拿出烟雾弹扔了下去,马上在安特库的脚腕部踢了一脚后,往另一方向跑去。但还没跑远,又被一股力扯住。
“不会吧!?”不知多久前,她的手腕便被铐上锁链。安特库微笑着,举着那条锁链。
“很迅速的手法交换了麻醉弹,逃跑还算可以,可是,”他又举起那把手枪。
“别忘了谁教了你这些东西。”
“砰。”子弹落地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