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君生我未生

这是个新坑你们信吗!?绝对地慢更,好多文想打啊啊啊啊啊啊
私设,少帅x花店老板,年龄差21岁。
架空,战争时期。主cp:妖琴师x彼岸花,隐藏cp:狗我(狗子是我的,不允许拒绝!)、荒座、连辉(凭心情出场)

壹·缘起
战争时期的人们,总是在忙碌而紧张地生活。
战火纷飞,妻离子散,独自一生,人们认定了自己的人生,机械地、麻木地一天一天过着,似乎还希望哪时砸下一个核弹结束着无趣的人生。
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时期出生的。
父亲是个画家,母亲是个花店老板,两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,一同长大,也结了婚,完成两人的梦想。
父亲虽然是个画家,但他更喜欢讲他的偶像黑晴明大人(据说是某种邪教教主),周天晚上总会请来座尔特·荒夫妇来家里,说他的人生大志。
“黑晴明他是伟大的,带着我和......”这个时候母亲就会无奈地叫我去睡觉。
“你爸爸又犯抽了,快去休息吧。”母亲的碧眼很漂亮,很温柔的哄着我去睡觉。
当然在母亲看着我闭眼似乎睡着离开后,我就会在楼梯间听他们说话。
母亲虽然是画家,但据说会一些画符驱魔的东西。金色的头发长过腰间,放学回家时常常看见父亲母亲笑着说着什么。
虽然是战火纷飞的时代,但我有一对幸福的父母。
我们很幸福。

可是,这毕竟是战争时期。
那是一个很寻常的一天,我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突然一声巨响从天上炸开。
本安静做事的人们炸开了锅,尖叫哭泣声四处逃窜。自己只能蹲下紧紧地捂住耳朵,控制住自己不断发抖的身体。
起来,快起来,再不走就不行了!
可是,怎么动弹不了呢?
“小心。”有人拉开了自己,躲开铺面而来的马车。自己的身体才恢复了运动,拦着自己的是一个看上去大学生的男人。白色的头发,金色的眼睛。他拎着一个长长的琴盒,穿着体面的西装。
他把我放下,蹲下跟我说:“你还好吗?”
自己点点头,更担心的是母亲和父亲他们,上帝保佑他们没事。
他扫过我的眼,将双手从我肩上放下:“快去找你的父母吧。”
他站起,挺直的腰像竹子般,他大步往市中心走去。
自己愣了一下,立即往家里跑去。
这是第一次相遇。

当到家时,却只看见一堆残骸。母亲的花店被炸毁,枯萎的花瓣被踩成泥,自己跑上残骸,像疯了地翻着那些木料。
手扎到了木屑,被玻璃片割伤,蹲坐时衣服满是灰尘。
然后,颤抖地抓住了里面两只紧紧握住惨白的手。
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就像在身上刮了一道伤,将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部拿走,空的吓人,疼的害怕。
人们顾着逃跑,没有人看见这个女孩正握着那炸毁的房子里的两只手,泣不成声地愣坐着。
没有人能听见那些一瞬间丧失所有的孩子的哭声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