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有一段时间没更新,感觉要被遗忘了,诈尸更一章。
最后一把糖,小天使们_(:3」∠❀)_

第七章
琴师听见后并没有转身离开,他的指尖在琴上轻轻地滑动,他不为所动:“你生气了?”
“想听什么,我弹给你听吧。”
呵,得了糖还卖乖。自己隐忍着心里的不舍,演出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,居然只是得到了一句生气了?
生气了?怎么可能?
多少情绪早就在那场灾难中抚平了,以至消散。
“我说,让你滚,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。”
他听见了,终于停下,站起,向自己走来。自己并未想过这种情形,突然的惊慌被自己本能的自我保护掩盖,面前瞬间出现一个血红色的透明盾,同时花海更加疯狂地生长,嗜血的本能让它们没有任何的迟疑,扑向了他。
“不准过来!”他还是在走过来,不在乎那些花朵枝叶缠上了他的手,开始勒出血迹,和他的旧伤交织在一起。它们闻到了血味,越加发狠地往里钻。他的额头已有了密密的汗,他有些吃力了,但还是努力地走向她。
为什么要赶我走?
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还要救活我?
你为什么总是那种神情?
我想要了解你,想要知道你。
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她的神色变化莫测,她的手在抖,她低下了头不愿看他,枝叶已经钻进了他的血管,吸吮着鲜血。
她沉默着,余光只敢偷偷地看着,直到他无力地倒在自己的面前。
她终于抬起头,泪水在脸上显得滑稽不堪,她从花上下来,弯下腰细心地擦干他脸上的血。花海退下,只剩他在微弱地呼吸。
她颤抖着拂过他的唇,用无比细小的声音说:
“快滚吧。”
离我远一点吧,别和我这种十恶不赦的大妖怪在一起。
只要离开了地府,我就再无转世。
纤细的手腕上还未察觉时,另一只骨棱分明的手握了上去。
他吃力地睁开眼,金色的眼睛有一丝丝的温柔。
他累得发不出声了,手指蹭了蹭她的手腕。她的赤瞳里映出自己泛白的脸颊,原来你会有这种眼神。
恐惧,惊讶,不舍,心疼。
他张了张嘴,无声地说:“别离开我。”
她好像辨别出了自己的唇语,扭开脸有些生气和被发现自己这不堪样的懊恼,她的手并未从他手里扯出。
他不知羞耻地牵住她的手,十指相扣。她不高兴了,要抽出,已毫无办法脱出。
他没有像以前的自知理亏,靠在她的身上。
真好啊,
岁月静好。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