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国庆第二弹~中秋快乐!
因为脑洞太大,强行加入了私设,搞得我又想写前世。(越来越崩,捂脸)
后面剧情长期刀子,请注意。

第六章
自己在哪里?
自己躺在一个四处放着药材的地方,身后的药锅还在“咕噜咕噜”地滚着,飘出阵阵醉人的香气。
貌似是忘忧草,自己捂住鼻子,这味道太熏人了。
突然回忆起来,孟婆妹妹曾经说她在三途河附近开了面店,后来才到阴府工作。
这应该就是面店吧,撑起自己,然后下床打开门。
眼前一片闪光,缓过来后看见孟婆在端着面给客人。他们有些是亡灵,有些是妖怪。
“琴师哥哥你醒了啊!”孟婆瞬间放下碗,扑向自己摸摸自己的额头,“好多了吗?很冷吗?彼岸花大人带你来时,她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。”
“孟婆,不要什么事都凑热闹。”门帘撩起,彼岸花换了身和服走了进来,她的妖气让很多亡灵都不敢抬起头。
“诶?彼岸花大人!”他感觉手上的勒痕渐渐发疼,变得灼热,骚动着似乎在往他的皮肤里钻。
她好像注意到了什么,似乎又厌恶这些亡灵,站在门口就不进来了。
“好了吗?小琴师,你的身体不会再昏倒的话赶紧和我回去。”她戏弄的语气非常明确地告诉他,她非常不满。
“是。”
她直直地盯着他,像是她一直的那么看着,审判着什么,试探着什么,想将他看透,看穿的锐利。
他走上去,跟她身后。
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她低下了眸,深深地叹息。
罢了,本就是我一厢情愿。
至始至终,从无改变。

她这次让他回来后,就再无动作。他就和当初一样,弹琴创曲,甚至比当初更好。
他从窗口看去,她就静坐在花海当中,沉默着,望着茶杯。他只是扭开头,继续弹着曲子。
他想写一首新曲子,说不定那位大人心情会好一点。
就这么,两个人不互相往来。

她知道一些事情,比如自己。
她给那个琴师下的是服从咒,并且给自己下了一个约束令。
绝对不能对他有不能存在的感情。
否则一切惩罚会在他身上实行。
这就是为什么他原本触发规则,本应是警告却会让他伤遍肌体。
为什么她靠近他,他手上的勒痕会越来越深,越来越疼。
她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,只能远远地看着他。
如果自己再这么下去,他可能随时会死去。
一切都错了。
她必须要离他远远的,不能再靠近他,不能再被扰乱心思。
不能去喜欢他。
不能再有这种感情。
再一次紧紧地锁上心房。

有日,他没有听从她的话,私自走出房间。
月光下,她手里的符咒飞舞着,她妩媚地躺在彼岸花闭着眼,远远地她就睁开了眼。
“你出来做什么?”
“我谱了新曲子,想给你听听。”
“为我谱的?”
“是的。”她坐直了身,着月光他隐约看见她好像扯了扯嘴角。
“弹吧,就在那里。”
他抚琴,琴上传来潺潺流水般的音乐。他认真于此曲,她也没平日的刁难,默默看着她。
月光下,两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
一曲终,他抬眉等着她的表态。她的符咒转了转,她收起来。远远的距离,她深吸一口气,忍住心里的痛楚。
“你走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