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神知道,我居然在古典音乐下写下这口小糖【掺了玻璃渣,小心点,有一部分伏笔】

第五章
郁闷,烦躁,不满。
手指有节奏地敲着雀翎的琴肾,她实在不懂这琴到底有什么,能让这人为此放弃了自由和安稳,选择阴晴不定的自己。
她低头看了眼花海,手指的节拍慢下来了。
鬼使白找她来问几个亡灵的去向,让他去把自己柜子里的散痕膏拿去给阿琴。
等等,手指停了下来。
阿琴?

手臂上的伤在隐隐作痛,被关在这屋里昏昏沉沉地睡着,今天不知道又是第几天。
嘴唇很干,微弱地呼吸着。闭上沉重的眼皮,安静地,沉默着。
自己已是亡灵,自然不会死掉,那么自己又会如何?
但自己还没有满足那位大妖怪的要求,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吧。
在此时突然想起似乎是生前自己出生时有人哼的旋律。
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
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,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
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”
是谁唱的呢......

该入门以为那位琴师会静坐着,结果一进门却躺在地上昏迷不醒。
忽视手上凸起的青筋,抓着他的领子猛地扯起,死盯着他乌黑的嘴唇,四周的妖气不断汇聚,在这屋里肆意窜动。
她很愤怒,本就压抑的情绪在涌动着,逐渐扯紧他的衣领,更用力,更暴力地,纤细的手指在他脖上勒上血丝,他的呼吸变得局促。
她有点想掐死他,看着他死前会不会有所挣扎,看看他是否会睁开眼祈求她的原谅,看看他会不会放下冰冷的表面,恐惧她,畏惧她。
可是,他当然不会,他根本不把自己看在眼里。
就和当初一样,从来不会因为她停留。

肆意的妖气渐渐散去,她放开他的衣领。接着托住他的头——
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