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后面几乎是清水向,但可能时不时撒一把刀子,你们最好做好心理准备_(:зゝ∠)
今天晚上应该还会写几章,最近太偷懒了。
爱你们♡最近没灵感啊....
第三章
时间是过得很快的,至少妖琴师是这么认为的。
他第一次看见了彼岸花花落。
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似在空中飘零,燃烧成一颗颗火苗,然后被风吹散消失。
而当它们成为灰烬之时,新的彼岸花攀上他的双膝,正向他全身蔓延。
彼岸花瞥见了这幕,走到他身边,挥手一张符咒成为一朵火焰,将他腿上的彼岸花烧成灰烬。
“啧,这回的亡灵真是不听见......”她没看他,自顾自的又走开,她想了想清清喉咙,大声说道,“你们都给我听好,这里是属于我的管理的范围,还有——”
“这个琴师是我的所有物。”
“谁敢对他动手,可就不是魂魄化为灰烬那么简单了。”
“我可是会,把一个活人亲手变成花泥的妖怪,将你们幻化成形折磨,也再简单不过。”
她的黑发被风吹动,赤瞳里遮不住的杀气在隐隐作动,嘴角微微扬起。
他脚下本想缠上他的亡灵也停下了动作,退回去低下了头,服从于这位妖怪。
他实在看不清这个妖怪在想什么。

“你最近还在酿酒吗?”一次不经意开口而开启的对话。
“嗯?”她半卧在那朵巨大的彼岸花上,手里拿着茶杯把玩着。
他也不好直接撇下这个话题,不然这妖怪又不高兴,会嚷着叫他弹新曲子。
“上次你不是让匣中少女小姐去取红叶林的酒吗?”他思索了下,确认自己没说错话,才把这话说出来。
“是啊,不过匣子那家伙喜欢到处跑,这时候不知道又去哪里了,她要回来时叫鬼使白捎一句话给她就好了。”她一顿,杯里的茶映出她的脸,她撑起了腰,“怎么,你喜欢喝酒吗?”
“并不,喝酒后手会抖。”
“这样啊,”她突然有个点子,想对这个面瘫开个玩笑,“你给我酿一桶酒,我喜欢喝,我就把琴还给你?”
“诶,就是用人类的血做的那种,你们不是小说里都这么写吗?”
“不如再让你自由?”
他上次没听她的话,自己去找孟婆妹妹把曲子给她了,回来时遇到一些恶灵,还麻烦了她。
她有些懊恼,就收了他的琴。

只要酿一桶酒,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。
似乎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。
她还是当一个笑话,躺在彼岸花上小睡了。
他默默地离开了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