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余音流转入骨香

ooc,人物有点崩坏,含多cp,cp洁癖患者慎入。

(故事背景:博雅拜访妖琴师后。)
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他请走了博雅后,一路向西前行。
他没有什么想法,恍惚似梦,无所事事。
路上还遇上了不少妖怪。
平安京经历了八歧大蛇那场劫难后,死伤惨重,即使是妖怪,也大失精气。
“这位施主,可见过一个鸟身人脸的鸟妖?”一位身穿青色素衣的僧人问道,他隐隐闻到丝丝妖气。
对方一脸尊敬,眼里是佛教多年熏陶的沉稳和慈祥,他回答:“不曾见过。”
“谢谢施主的帮助。”他行了个礼,便继续拿着手里的法杖赶路。
他想了想,然后往着对方赶路的方向说道:“你说的是姑获鸟吧。”
他也有耳闻,那位怜惜孩子为命的奇怪妖怪,对于妖怪而言若能吃下孩子,比起成人修炼更对他们有利。
彼岸花曾经跟他说过这些,但她不屑地说对孩子下手还是太卑鄙了。
“是的。”僧人止语又言。
“她可能已经死了,你知道的吧。”此时他
像极那个对他的琴技傲气凛然指手画脚的大妖怪,不会有任何仁慈地挑开别人溃烂的伤口。
僧人没有什么动作,然后转头。
“佛云:不可说。”
妖生漫长,似乎没有尽头,它们磨掉了大量的感情,只留下自己空白的灵魂。
如果能找到一个能重燃起自己灵魂的妖怪要多久?
谁又敢说,自己动了心。
他一直走到一个小村庄里,用了他半妖生攒下的钱买了一个店铺,开了家酒馆“入骨”。
他学了彼岸花的那种方法,选了些花,接着取了些心头血,酿了一桶酒。
过了一年,那酒已飘出浓郁的酒香,人们纷纷赶来想饮一杯。
一醉梦千里,二醉忆往事,三醉遇故人。
店铺忙了起来,他请了一些服务员,就到了二楼打扫了下,继续弹他的琴。
过了很久,他还是这么过着。
又过了很久,他还是这么过着,他的名声引来了不少妖怪也想尝几口酒。
他看到失魂落魄的鬼王进来,走后留下片片红叶。多月后一位红衣女子来到,捧着酒杯喃喃自语。
他看见怒气冲天的煞神来过,送了棵桃花树放在店前。很久后,一位有着桃花芬芳的女孩路过,愣了眼转头便离开。
他看见那日见过的佛人,他望着酒又推开离开。不久,他在门口听见了声声笑语,一位女子正叮嘱着什么。
人们来来往往,妖鬼东奔西走。
他曾想过,不如再酿一桶,醉梦回到他的过去。
“算了,我等她。”
我会一直等着她。

无数年后,店熄灯了,门口迎来一位新客。
他当时还在改一首曲子,一位小姑娘说想拿着这曲子给一位大哥哥过生日。
“沙拉沙拉,大哥哥那么好看,却总遮着脸不让我看。”摇着手里的鼓,眼睛水灵水灵的。
“当啷。”门上挂着的铃铛轻轻地响。
他似乎闻到一股熟悉而陌生的花香。
还有一股血味。
一位女子她走了进来,坐在他的一旁,不避嫌地拾起他的酒杯微微晃着。
“为了找你,花海都谢了又开了十几回了。”那女子声音有些沙哑。
“阎魔那老太婆把我拖着,叫我帮他们整理地府。”
“我从大老远就闻到你这酒味,一路赶来。”
“喂。”女子站在他面前,赤瞳里有丝丝怒火和说不清的心思。
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他久久地望着那张比酒更醉人的脸,她的脸色有些白,也瘦了些。
他张开嘴,思绪跟不上嘴,吐出了三个字。
“彼岸花。”
又咽下嘴里的水,继续开口。
“欢迎回来。”然后轻轻地抱住了她。
她发愣了,接着回抱住他冰凉的身体。
“嗯。”
人们听说小村庄的酒馆又多了几种酒,还出现了一位无比美艳的女子。
她总坐在那位酒馆老板身边,指指点点,那喜静的老板也没有生气。
有人听过一段他们的对话。
“你这又是谁要的曲子?”
“竹林有一位人想重新编这段,可没有思绪,就拜托我了。”
“你是编曲师吗?怎么什么曲子都往你这里送。”
“你不喜欢。”
“呵,你很久没给我弹琴了。”
“......算了,这东西晚点再编吧。”

他们还是在一起了。
两个妖,一家酒馆,一堆客人,一些故事。
那些刻入心铭进骨的事,他们也渐渐少了那份过于激烈的感情。
一切清风云淡,时间缓而不慢。
大家也就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。
“阿琴,那大天狗好像结婚了。”她指着村庄外张灯结彩的爱宕山。
“想必是和大人吧。”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彼岸花,便调试起琴。
“你是指你的阴阳师大人?她不是人类吗?”
“大人,是半妖。”
“居然能瞒住那么多人,厉害。”
妖琴师望着那热闹的爱宕山,喃喃道:“大人受过很多苦。”
她了然,要瞒住自己半妖的身份,在阴阳师里是很难做的。
“所以,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她故作不经意地问道。
妖琴师手里一顿,瞧她自作轻松地饮着茶,风轻云淡地说:“我不已经是你的吗?”
“......说不过你。”她无趣地看着路过的人们。
他思索了一下,说道:
“你想要这个仪式的话,我随时陪你。”
我已经是你的所有品了,你想要什么,我帮你拿到就好了。
花落琴返响,余音流转入骨香。
一生,就拜托你了。
请和我在一起。

附带,从百度粘贴过来的关于妖琴师的阴阳师原著篇章。

故事发生在日本平安时期的京都城。某一日在酒楼里,源博雅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。
“听说在东北角的小树林里,住了一位琴师,天天在那里弹琴。”
“琴声怎么样?”
听到和音乐有关,源博雅立马竖起了耳朵听。
“据听过的人说,琴声美妙无比。只可惜。。。”
“只可惜这琴师生性不喜欢被打扰,只要有人在附近,就会怒气冲冲的跑出来,将人驱赶。”
源博雅心想,美妙的琴声,若是无人倾听,岂不是十分的可惜。他想起了自己在蝉丸法师窗下苦等三年,终于等到他弹奏名曲时,那激动人心的一段经历。当下揣起鬼笛叶二,就急急的往东北方向的小树林奔去。
未到小树林,源博雅就听到了琴声。弹奏的曲子是源博雅从未听闻的,只觉琴声古朴,却又有一股清新之感,应是将古曲进行了改编而成。琴声从树林深处传来,源博雅屏住呼吸,循着琴声小心前行。
只见树林深处有一小块空地,一位额头生角,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,正在空地独自抚琴。古琴旁燃了一炷香,树林间清风吹拂,琴声悠然自得,不见人间烟火气。
琴声突然中断,妖琴师开口说道:“你可真是缠人啊,你就那么想要听我的弹奏吗?”
源博雅以为自己被发现了,顿时心生懊悔,正欲辩解。
“你以为凭你的知识,能够理解我的曲子吗?”
源博雅心想我虽不才,好歹也是公认的雅乐第一人,这妖琴师也太过狂妄了吧。
“你这喋喋不休的虫子,拿你没有办法,我就为你再弹奏一次吧。”
源博雅好奇的探出头,发现妖琴师原来是对着古琴上停留的一只蜜虫在说话。这位妖琴师,原来是一位“对虫弹琴”的痴人啊。
当下音乐又一次的响起,这一次的曲子不同之前,轻快活泼,如同山涧之间扑通的流水,又如同花草之间翩翩起舞的蝴蝶。源博雅听的醉了,琴声却再一次的戛然而止。
“只要你在这里,就会打搅我的弹奏。不弹了不弹了。”
只见古琴上的蜜虫停在那里一动不动,看上去十分的委屈。过了一会儿,只见蜜虫飞了起来,似乎要往远处飞去。
“笨蛋,回来吧”
妖琴师自言自语道,又弹起了另外一首曲子。琴声柔婉,如同是倾述对恋人的思念,温柔多情却又怀着一股惆怅之感。
然而蜜虫再也没有回头。琴声中断,妖琴师自言自语。
“哼,你就去别的地方吧,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琴声再一次的响起。

评论(1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