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第一章
匣中少女似平日的生活一样,四处寻找着美丽的东西,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宝物。
鲜血在手上,还有点热,黏黏的,弄脏了匣子,她有些不高兴地皱皱眉。接着拿起地上那个漂亮的音乐盒,心疼地擦了擦,捧在手里仔细看着,便满意地放进匣子。
“真是好看的东西。”要不是这奇怪的人突然冲出来要碰她,使这音乐盒掉出来,她早就坐进匣子离开了,怎么会碰这人类。
午夜了,该回去了。
想起民宿里那位老奶奶亲手做好的饼干,她就弯了弯嘴。
她消失于无人的街道,而那地上还没死透的人脑袋里只有一句话——
漂亮的东西,是绝对不能被破坏的。
拿着老奶奶做好的饼干,泡了一次温泉,心情好了很多。
她穿好了身上的和服,坐在一旁榻榻米的白衣男子问道:
“你要回地府?”
“嘻嘻,找到一个好东西得给她看看。”少女摆弄着今天找到的东西,看也没看他一眼。
男子望着她,轻轻叹口气,又笑了:“早点回来,别太久了,明天要去别的地方了。”
“哼,知道。”
她从匣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铃铛,铃铛上挂着一些琉璃珠子,流转着五彩的流彩。
“丁零。”清脆的铃声响起,她眨眨眼便到了像火焰一样的花海。
男子坐在榻榻米上,不知所措地抓着头发。
要什么样才能让她都看我一眼呢?
地府,黄泉的河岸,彼岸花花海。
她突然听见了阵阵琴声,与这美丽得要将人吞噬的花海不一样,它似乎要把人引进了幽光竹林,安静而悠长。
她闭眼聆听了许久,至一曲结束才张开了眼。
“真是格外好听的音乐,如果能收进匣子里就好。”她往前走去,不一会儿便看见她的旧友和一个格格不入的男子。
“你今天居然来了。”彼岸花望着她手里拿着的人偶,又瞥见匣子上的血迹,“怎么,出事了?”
“没有,只不过一个家伙把一个漂亮的音乐盒摔倒了。”她这么漫不经心的解释,彼岸花了然。
匣中少女盯了盯那在擦拭着琴身的男子,他很认真地清理着,并对他们的对话没有兴趣。
“那是我留下的一个与我在做契约的人类。”彼岸花见她这般说道,“为了他的琴,自愿为我提供乐趣。”
“那么结果呢?”她好奇地问道,这琴声真是悦耳,她可喜欢了,成为她的宝贝就好了。
“结果?就这样。”她翻了个白眼,“他怕是永生要作为我的乐趣提供者。”
“你不喜欢?那就给我吧!”匣中少女并未掩盖自己的张狂,“如果能成为我的宝贝,那真是太好了!”
“那么美妙,那么婉转,似乎能带人去那无限美好的世界.......”
彼岸花只是听着她,却看着那位琴师听到这话的神态。
什么嘛,根本不感兴趣?
她也自知没趣,开口打断了匣中少女的话:“很抱歉,我不能送你。”
“诶?你不是不喜欢他吗?”匣中少女有些扫兴,但还是坚持问道。
“不喜欢是真的,但是我修了他的琴,那东西都坏的只剩下一堆木屑,我好不容易修好,你要走了他,那我不就是白白帮别人做事。”她在“木屑”那个词语用了些重音,调戏般死死看着那琴师。
听到了吗?我可是帮你很大的忙呢。
那琴师震了震身,向匣中少女行了个礼,他淡淡的口气就如平常一样:“谢谢这位少女的欣赏,琴师十分感谢。”
“哼......算了,不要也行,我会常常来看的!”匣中少女摇了摇头,惋惜地说,“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可以这样呢。”
“你这次来,可是带了消息?”她开始问上正事了。
近日平安京真是不安稳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,她也是心烦。
匣中少女想了想,她看了看人偶,说道:“据说有一位强大的阴阳师出生了。”
“嗯?”阴阳师?那种将妖怪收为己用,无礼要求压榨妖怪的人?
最反感这种人了。
“我听一些妖怪说,这晴明是白狐之子。”匣中少女满不在乎地说,“但他还是被那些阴阳师崇拜起来,说他必定成为大器。”
“那些老头的话本来就没有几个是真的,死了还不是被我们管制。”她轻蔑地笑着。
“早知道你不感兴趣,就不来这里了。”匣中少女博了个无趣,“算了,我还是去找傀儡师玩吧,捡到一套漂亮的衣服,她应该喜欢。”
她渐渐消失于彼岸花的面前,花海又只剩一人一妖。
彼岸花拾起从远处飘来的酒杯,啜了一小口,就把它摆在雀翎上面。
“这酒越来越不好喝了,我明明拿了人血来酿的。”她摇摇头,看那琴师调整琴弦。
沉默不久,琴师才开口:“用彼岸花酿的?”
她有了兴致,靠近了他:“你怎么知道的呢?”
“这地方也只有彼岸花能酿酒了。”琴师继续低头试了几个弦,不经意皱了眉。
“哼,就这样?”这家伙还是一点意思都没有,“下次还是叫匣女她从枫叶林的那女鬼要几桶酒回来。”
本是无聊,听了些人类的对话,因此才感兴趣,随手酿了一桶试试。
“诶,琴师,你没有别的名字吗?”
他抬头看着那位妖怪正玩着在空中飞舞的花瓣,她看上去心情不算差,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发怒,像是习惯自己的沉默。
他想了想,又低下头:“没有。”
出生时与这琴为伴,便只知道了自己的身份。他是琴师,天资聪颖,受了许多人的认可,也有了知己,也曾有爱人。
但最后也只剩他,陪着他的也只有琴。
“没意思。”彼岸花闷闷地说。
算了,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名,喝下孟婆汤谁又能记住往事?
我们都只是拥有一个身份而已。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