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妖琴师X彼岸花】花落琴返响


呵呵,人类总是把誓言和承诺挂在嘴边。
那个男人站在我面前,用那贪婪恶心的眼神看着我。我嫌弃地擦了擦我被他碰过的指尖,然后将他哄进了花海,接着看他被花海吞没,无用地挣扎。
“恶心。”我绕过那腐烂的尸体,往前走。
我住在黄泉的河岸,看着亡魂从黄泉路走来,去往奈何桥。
无聊至极的生活,除了这河岸上的彼岸花海能打理一番,也没有东西能给自己玩。
还要处理那突如其来的饥饿感,太令人烦躁了。
不注意间,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类。
“嗯?你来这花海想做什么。”我举起手里的灯,警惕地看着这个白发的人类,清冷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显得皮肤苍白却有些清秀。
他抬头看着我,他眼睛里没有任何恐惧,只有一片寂静,他开口:“我在找雀翎。”
“雀翎?什么东西?”这人类似乎毫不把我看在眼里,连点恐惧都没有,这没礼貌。
“一副琴。”
“琴?”我回想了下近日所发生的事,想把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、一点也不礼貌的人赶走的浮躁在心里膨胀。
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,我勉嘴一笑。
“啊啊,那个东西啊。”
看他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光彩,我有点满意。
“被我毁掉了。”
“.......”他沉默了,眼神又回到当初的寂静。嘁,还是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那人类沉默许久,才吐出一句不轻不淡的话:“那你要帮我修好。”
“哈?”这人类脑袋坏掉了吗?让我修他那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琴?开玩笑啊。我笑出声来:“噗嗤,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他的神色已经没有刚来时的冷静,我依旧毫不在乎地试探着他的底线:“我可是彼岸花,可是会吃人的妖怪,你叫我帮你修琴?”
“我看你是脑袋坏了,需要修修吧——”
那人突然冲了上来,我本能地召唤出花海将他困住。
“啧啧啧,你想干什么。”我走进他,瞧着那双看似平淡如风的眼里一直压抑的怒火。
“你毁了我的琴,你必须为此负责。”他这样说道。
“可我并不想负责。”那花海伸出的枝干此时像柔软的女子缠上了他,我知道不过多久那枝干绕上他脖颈,就会开始将毫不留情地吞噬,成为我的花泥。
“这是一个人的原则。”还讲道理,这人还不害怕么?
人类啊,既怕「死亡」、又怕「妖怪」,是非常软弱的生物。
这家伙对他的琴也感情太深了吧,连命也不要?
我突然失了兴致,便解开了他的束缚,打量他跌落在花海里的狼狈样子。
脚上都是伤痕,手上也有了淡淡的灼伤。
他还是用他那金色的眼瞳望着我。
不怕死?真是奇怪的人类。
我竟没反应过来,一系列话便脱口而出。
“算了,饶过你。说起来,我在这地府也呆了挺久,有些无聊。”
“不如你留下来,陪我?”
“只要你能让我不感到那么无趣,我便把琴修好还你。”
呵......怎么会这么想?一个人类,能有多有趣?
他沉默半晌,点头。
“好。”
我瞳孔一缩,这人类就这么想要那把破琴?
“你不是在开玩笑?你应该看见了吧,那不远处的男人了吧。”我往那里扫了一眼,不可置信地继续说,“如果跟我走了,我一不高兴,你何时被这花海吞没都说不定哦。”
“只要我能让你不感到无聊,就把雀翎还给我对吧。”他抬头看着我,神情里我居然找不到恐惧。
“即使何时都可能死去,都没有关系,为了一把没有感情、没有温度的琴?”
“那是一个人送我的,他就如这琴,并不是没有温度的。”
“我不恐惧死亡,只要有雀翎,一切都没有关系。”
这人类的脑袋一定出了问题,不然怎么没懂我想把他拒绝的想法呢。
真是麻烦,也不好收回那句话。
罢了,哪天心情不好就叫他滚吧。
“哼,好吧。”
我手中的一张符咒飞出,在空中燃烧变成一条红色的线,缠上他手腕。
“就以这线为约定,一旦你让我感到不无聊,我便将琴还给你。”
“至于这时段里你受到的任何伤害,甚至死亡,都不关我的事。”
“明白?”
他看着手腕的线,轻轻回答。
“明白。”
那线开始消失,最后化成一个彼岸花标志在他手腕。
“那么开始吧。”
让我看看,你作为人类是否有恐惧。
让我看看,你掩藏的想法吧。
让我看看,你的真实面目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