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「清水向」未来的日子,请多多关照!

叁·匣中少女
我名匣中少女,是前段时间与彼岸花一同到来平安京的式神。不像彼岸花一到平安京便点燃所有人的热潮,我就像附属品般悄悄地到了一些人的寮里。
匣中少女这个名字并不是我的真名,它更像一种称呼,一种种类。
所以在阿妈从仓库里将我带出来,觉醒后便给我取了一个名字——梦里流转。
看着阿妈那碧绿的眼睛望着我时,我真的要沉沦了。
所有美好的东西,都值得收藏。比如阿妈取给我的名字,比如阿妈。
但是,那个大天狗居然强先把阿妈霸占了!
真的是太不像话了ヽ(#`Д´)ノ
要不是因为阿妈,我才不会把他回梦呢!
诶,你说我最近为什么没有与阿妈上场?
不过是阿妈为了培养椒图,所以把我的地藏换给她了吗?阿妈还没适应我的新御魂而已。
阿妈上周可花了一百多万给我换了套漂漂亮亮的五星套蚌精。
为什么不是六星?拜托阿妈还没41级怎么可能刷的出来六星御魂。
这样子已经很不错了,不是吗?
“你倒是清闲,不想我天天被那些阴阳师带上场,还要受什么镜姬,什么小僧。”彼岸花从邻寮跑来跟我说话。
我整理着匣子里的那些漂亮的珠宝:“你可是ssr,自然便被人看好。”
“你何时来我寮,给我阿妈开心一下,她平日被你虐的不行,还有那个愚蠢的大天狗,心情不好还不暴击!”我抱怨着,彼岸花她悬浮在空中,不时有花泥滑过我脸旁。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照顾一下你家小姐姐行了吧。”她拿出一块金色碎片,拿给我,“你家小姐姐不是想要青行灯碎片吗?我从阿爸那里拿出来的,你给她吧。”
“太谢谢了!”我接住那块金色的碎片,“我会替你向妖琴多说几句话。”
“哈?才不是那种事,你回来解释清楚,不然我把你变成花泥!”
我也懒得管那么多,挥挥手里的木偶,便拿着碎片向阿妈送去了。
在门前深吸一口气,轻轻地敲敲门,阿妈推开门,惊喜地说:“小匣子,你有什么事吗?”
“阿妈你看,这是青行灯的碎片哦。”我递给她,阿妈如视珍宝摸了摸这碎片,然后问道:
“是谁给的,他们有需要什么碎片吗?我看看还有什么碎片给他们。”阿妈从卧室里找到一箱式神碎片,在里面翻翻找找。
“阿妈,对方是要一目连碎片。”我好心提醒道。
“啊?那我就没有了。emmm,砸不到百鬼,好气。”阿妈苦恼得趴在了桌上。
“阿妈一定会砸到的,阿妈上次不都砸到一片灯姐了,一定可以砸到一目连的!”我可不喜欢阿妈不开心,急忙哄着她。
大天狗坐在一旁,不动声色拿起茶,然后看了一眼阿妈,说道:“世界频道有人喊灯姐换狗子,好像是上门的。你把狗毛拿去换吧。”
“真的假的?”阿妈瞬间有了精神,冲出房间,“诶诶诶是换狗子吗?”
我不满地看见随便一句就哄得阿妈开心的大天狗,啊啊啊啊啊,妨碍了我和阿妈的感情发展。
“大,天,狗,大,人。”我尽量平息我的心情,不让自己漏出一点都不漂亮的表情,“我怎么没看见有人喊呢?”
“只要哄着她就好,大人的性子就是这样。”他一如既往地喝茶,“大人性格比较迷糊,这样也好。”
我忍着暴怒的脾气,却不知道怎么接下一句话。
“大天狗,我怎么没看见啊?”阿妈站在门那里,跟八百大人借来的浴服有些大,看起来松松的,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有独特的光芒。
我的阿妈最漂亮了,嗯哼~
“或许信息太多被刷掉了。”大天狗一本正经地胡扯。
“这样啊,那好吧。唉,一目连碎片的事还是算了。”阿妈坐在榻榻米上,“我也不是双龙组,不怎么觉得荒会把一目连引来啊,我可是一个血统纯正的荒座党......”
熟悉的碎碎念日常,阿妈真是可爱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。
“那么小匣子,你今天晚上别忘来庭园,我有事要说哦。”
“嗯,是的!”
满怀欢喜地回到房间,一头埋入被子里。回忆今天阿妈的动作,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,抬头一看——
小小黑你要对小小白干什么!?

评论(10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