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「清水向」未来的日子,请多多关照!

肆 座敷童子&小座敷
座敷童子跟我说,我们是在平安京里仅此于辉夜姬大人的打火机代表。
有着被动开局给火以及卖血送火的技能,让我们在r卡间变得身份特别。
“所以你一定要准备好随时卖血和死亡的可能性。”座敷大人这么说。
我,小座敷,这寮里同类式神中的第二只,是寮里少见的存在。
因为一些原因,阿妈留下了我在寮里与其他式神作伴。
因为已经有一位座敷大人,所以我曾不需要出战,只要待在寮里升到二星满就止步不前。
我没有过怨言,因为我知道我足够幸运。
我看过太多同为r卡的式神被送回去返魂,变成一张张札礼。
阿妈有时送来的式神,我也会吃。即使是同为座敷的式神。
只有变得强大,才能保证安全。只有被看见自己的价值,才不会被返魂。
我很清楚,很明白。
我对阿妈没有讨厌过,我很尊敬她。
她虽然会突然毫不留情地将式神送走,突然带走一些n卡离开那些n卡也曾未回来。
但她会在战斗完与大家一起喝茶赏花,会在战场用手帕擦擦他们的血,会为他们的受伤而不爽疾风给大天狗大人清场。
她很干净,黑白分明,没有一丝掩饰。
我喜欢跟着座敷大人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“你不用躲着阿妈,她不会怎么样。”我还是躲在她身后,看着大人和大天狗大人谈着什么事情。
我指着大天狗大人头上的勾玉:“大天狗大人六星了?”
“嗯,六星了。只要成为六星,那么表示我们就可以永久地待在这寮里。”
“那么座敷大人你什么六星呢?”
她只是揉了揉我的头,铃铛清澈地响着。
“可能要很久以后。”
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妈把我带上了队伍,给我换上座敷大人的那套火灵,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了。
虽然很害怕,但有种安心。
是八层的大蛇,很正常的死掉了。
阿妈看了我一眼:“没关系的,你才二星。”继续投入战斗。
突然感觉很正常,没了恐惧。
因为我才二星满而已啊。
阿妈在回家的路上对我说:“今天晚上,我有事要说。”
“不准迟到哦。”她宛然一笑,帮我拿着那些御魂。
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眼框,然后收住。
“知道了!”
管他会发生什么,既然是阿妈那么就没有理由推脱。
是作为一位式神,应该的顺从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