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【奇异妄想】破碎之地

“所以你回不去咯。”她低头看着这个拿着与四周极其不符的彩色照片的女孩。
看起来还没有15岁的样子,衣服有些陈旧,她紧握的照片拿得开始褪色。只不过这孩子怎么会到这里来呢?
这里可是破碎之地,时光的裂缝,一旦在这里断了与外界联系的“缘”是没有办法离开的。
她紧皱眉,这孩子身上的“线”少之又少,只有几根生命之“线”,怕是来这里时大多数“线”都扯断了。
那么,你在这里过了多久呢?
如果不是自己要把那家伙的“缘”带回去,这孩子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啊。
那孩子没抬头,她的脸消瘦了不少,然后那孩子递出那张照片,用许久没发声的嗓子问道:
“请问,你、你见过这个少年吗?”
“哈?”她看见那照片上有着一个少年,他正在灿烂地笑着,在这灰色的世界里格外温暖。
她突然想起什么,在几百年前曾有个小女孩被通缉,偷用“时光倒退”导致一个空间崩坏。
是这个孩子吗,她转了转伞。
也像空间之主会做的事,一点也不仁慈。
如果那样,想必为了平衡世界,填补空间的漏洞,那么那些人早就忘记这个孩子了吧。
这么残忍吗?
她叹了口气,蹲下来直视这个孩子。那孩子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,紫红色的瞳孔印着自己那黑发黑瞳的蠢模样。
......突然很不爽。
她站起拿起一旁被遗失的“缘”,接着说:“没见过。”
“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对吧。”
“这里是时间的裂缝,也是空间的裂缝,犯了神谏的灵魂都会被流放在这里。”
“你的灵魂越来越弱,因为你身上的缘与外界断了太久了。”
女孩沉默了,她抬头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“因为这样,所以我一定要去找他。”
“你们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啊......”她不解地摆了摆手,“为了平衡那个空间,你已经被他们给忘了哦。”
“不对,正确的说法是抹杀。”
“当然你寻找的男孩身边必定会有个人陪,你抹杀了,就会有新的你来代替。”
“不如思考一下,怎么度过这无聊的日子,准备回归灵魂之源吧。”
啊.....好像说的太过分了。
“知道了,谢谢你姐姐。”那女孩又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怎么度过这段时间。”
“但是,我还是想去找他。虽然他成为灵魂来到这里的可能性太小了,但我还是愿意找他。”
“这么多年,都是这么过来的,有什么烦厌的。”
她的眼暗了暗,轻声问道:“在这里有什么感觉呢?”
你怎么毫不恐惧地在这灰色世界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人呢?你不愤怒吗,被流放于这种地方?
“嗯......轻轻的,像做梦一样。只不过——”
“好久没有做梦了呢。”她终于抬头笑着,像个孩子一样的笑。
“.......”她心脏处和大脑猝不及防迎来了一阵剧痛,她在无形与什么东西抵抗后,眼神变得漠然拿起伞准备打开,“你想做梦吗?”
“嗯?”在那孩子没反应过来时,她突然冲上来揪住这孩子的领子。
“我说,你想做梦吗?”
孩子被揪的没法呼吸,只是本能的挣扎,然后渐渐没了意识。
“真是美好的灵魂啊......”她伸出手向孩子心脏处掏出,女孩抽搐了一下,失了意志。
那份几乎透明的灵魂在她手里,她甩开女孩,接着要张口吃下。
她突然开始作恶的干呕,然后想尽办法将灵魂塞回那女孩身体里。
只不过,塞不进去了。
那孩子的灵魂变得越来越透明,感觉下一秒就会消失。
她听见了蚊声般细小的声音。
“吃掉我吧。”
伞轰的一声展开,飘出大量乌黑肮脏的恶灵,它们缠绕着那女孩的灵魂,似乎下一秒就会争先恐后地瓜分这纯洁的灵魂。
她咬牙切齿,她只不过是来取个东西,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“如果吃掉我的灵魂,能让我活在梦里。那似乎很好啊.....”
那灵魂突然躲开她的保护,然后冲向恶灵。
“我希望我能睡在梦里。”
那是她看见那灵魂被吞噬前的最后一句。
当恶灵们回到伞中,只剩下一片狼藉。
她心里暗波涌动,有一种沉默的怒火在蔓延,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。
她拎起这伞,拿起一旁的“缘”,望了眼这可怜孩子的躯壳。
为了一场永久不醒的梦,舍弃了唯一逃离这里的方法?
梦越久,也越难以分辨自我,最终只会迷失了自己,这样的梦也要做?
她不是很明白那孩子的选择。
但她竟然失态想吃了这孩子的灵魂,她是没想到。
是太用情做事了?
她打开伞前,最后看了眼那躯壳。
既然是你的选择,我也无可奈何。
那么,晚安了。
愿你在这长眠得以疗愈,愿你在这梦境找到旧人。
我只能为你祈愿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