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意欲简

独善其身,缘本是弦,因拨而响

哦,玛利亚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总会听见“玛利亚”这个名字,它总不时在我脑里出现。
像是一个男人的低语,暧昧而亲密的口气,和要溺死人于大海的宠溺。
可是我总想不起是谁说的,也不知道谁是玛利亚。
今天的我依旧一如既往地过着平凡的日子。
那个声音又飘入了我耳中。
“哦,玛利亚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